藍色的毛毯
发布时间: 2018-12-17
作者: mike
浏览次数: 254
点赞次数: 0

藍色的毛毯

從前在俄國泰伊克地方,住著一個窮苦的農夫,名叫賴克漢。他沒有土地,也沒有水。他全部的財產只是一所破敗的草屋和一張藍色的毛毯。他在地主的田裡工作,耕松土壤,栽種小麥。他每天只能用三塊很小的麵包和一瓶冷水,用來養活他自己、他的妻子和他們的小女兒。j

雖然這樣窮,賴克漢和他的家庭並不是不快樂的。到了晚上,他們就坐在草屋的門檻上,欣賞他們的藍色毛毯。像這樣的毯子,全村裡找不到第二張。這張毯子上有藍色的城市、綠色的花園、寶石似的天空,還有閃耀著的群星,編織得非常精美。賴克漢的母親把這張毯子傳給賴克漢,賴克漢的母親是從她自己的母親那兒得到這張毯子的。要找出這張毯子的來源,就得追溯到賴克漢的外祖母的祖母的祖母,那女人費去一生的精力織成了這張毯子。

她臨死的時候曾經說:「愛護這張毯子吧,我的孩子們。它會給你們家裡帶來和平與快樂。」

賴克漢確是很愛護他的藍色毛毯的。

有一天,地主聽人說起這張毯子,就把賴克漢叫了來,對他說:「把你的毯子給我。」

賴克漢考慮了一下,回答道:「我為什麼要把我的快樂給你?你並不需要它。所有的東西都屬於你的,土地、水、羊群,全是你的。而我除了這張毯子以外,什麼也沒有。我不能把毯子給你。」

地主很生氣的打發賴克漢走了。

從此以後,賴克漢帶回家去的麵包和水減少了,而且愈來愈少了。賴克漢的家庭被飢餓所困擾。

於是賴克漢的妻子拿起鋤頭,和丈夫一起到地主的田裡工作。他們從黎明一直工作到黃昏,但是只能得到更少的麵包。

賴克漢的小女兒也拿起鏟子加入工作。可是地主虐待他們、侮辱他們,只把他的狗所吃剩的殘食給他們吃。

他們唯一的快樂就是這張藍色的毛毯。

有一天,草屋裡一點吃的都沒有了,賴克漢忽然想到一個主意。第二天早上,他出去,走到田裡。

他說:「聽我說,田地呀,我是賴克漢。你早就認得我,我也早就認得你。我的鋤頭年年翻松你的土壤。現在把那土壤給我一點點吧,我求你。」

但是田地嘆著氣說:「我是非常高興為你效勞的,賴克漢,但是地主,我的主人,他會知道而且會發怒。在他到來以前趕快走開吧。」

賴克漢不聽它的警告。他裝了兩袋土壤,拿回家去。他把土壤倒在他屋了前面,然後走到麥田裡。

他說:「聽我說,小麥呀,你早就認得我,我也早就認得你。我是賴克漢,年年春天我都栽種你。現在給我一點點麥粒,讓我種在我那小小的地方吧。」

但是小麥害怕得發抖,低聲說:「輕聲點,輕聲點!我們的主人會聽見的。在他到來以前趕快走開吧。」

賴克漢不聽它的話。他抓了兩把麥粒,回家去了。

他把麥粒種在門前的土壤里,晚上又跑到河邊。他說:「聽我說,河水呀,你早就認得我,我也早就認得你。是我把你的水拿到地主家裡去的。給我一點水,讓我去潤潤我那塊小小的田吧。」

但是河水潺潺地流著,大聲說:「法律規定了我的水是屬於地主的。在我的主人沒有看見以前,你還是走開的好!」

賴克漢不聽它的話。他裝了兩瓶水,拿回家去澆在他那塊小地裡。

差不多過了兩個月工夫,賴克漢的麥子就成熟了。他把麥粒收了起來,磨好,然後把麥粉交給妻子去烘成麵包。

正好在這時候,地主忽然想到察看他的財產。

走到路上,他看見田裡有一個小洞。

他大發雷霆了:「那洞里的土壤到哪裡去了?」

田地很害怕地回答:「那不是我乾的……賴克漢跑來把土壤拿去了。」

地主走過去,又看見他的小麥步了幾穗,而且他的河裡也少了些水。

他怒氣沖沖地走到賴克漢的屋裡,立刻聞到一陣剛烘好的新鮮麵包的香氣。

地主站在門口吼起來了:「你偷了我的水、我的小麥和我的土壤。我要把你下到監牢里去!你吃了我的小麥做成的麵包!我要把你的毛毯拿去作為抵償。我要叫法律來制裁體。」

他取下牆上掛著的毯子,他的僕人捉住賴克漢,把賴克漢帶到監牢里去了。

賴克漢完全不知道他在監牢裡面過了多久。但是在最後牢門終於打開了讓他走出來的時候,他的眼睛對外面的光亮已經覺得不習慣了,他的腿也幾乎動都動不來了。他很吃了些苦才勉強走回家去,他看見的卻是一種可怕的景象:他的草屋現在只剩下一堆破碎的梁柱。

賴克漢跑到鄰居那邊,鄰居告訴他,他的妻子因為過度悲傷已經死去,他的小女兒不知道上哪兒去了,而這所空屋子因為年代太久也自己倒塌了。

賴克漢心裡充滿憤恨,跑去找地主。他看見他的藍色毛毯掛在地主屋裡的牆上,他還聽見裡面發出歌唱和歡笑的聲音。

賴克漢痛苦到了極點,他對著全村子大聲叫喊:

「世界上是沒有真理的!只要還有兩個人活著,其中的一個就會做主子,而另一個就會當奴隸;一個會得到幸福,而另一個會得到痛苦。」

於是賴克漢決意遁跡深山,永遠不再跟人們見面。

他穿越了整個的陸地,又經過了沙漠,最後他到了深山之中。他在那裡找到一個洞穴,周圍都是高山。從那個洞穴里,只看得見天空和飛翔著的鳥兒。

他就在深山裡住下來。野山羊跑來供給他羊奶,蜜蜂給他帶來蜜糖,而山鷹也把它的獵物和他分享。

賴克漢忘掉了人類的生活。只是在很多年以後,他的鬍子已經白得跟雪一樣的時候,他曾有一次問過老鷹:「下面的世界發生了什麼事情?人們還是住在那裡嗎?」

老鷹答道:「是的,不過他們中間正在進行戰爭,他們正在互相殺害。」

於是賴克漢很高興的想到;「也許不久以後,世界上就不會有人活著了。」

很多年過去了。一天早上,賴克漢被一個很大的響聲驚醒。他那個洞的四周的岩石震動起來,突然又發生一種震耳欲聾的轟隆轟隆的聲音,那些岩石炸成碎片,崩落下來,一直落到下面的深淵里。

賴克漢向下面一看,就看到了人類。是他們把岩石炸碎的。但是,他忽然看見一個山谷,那山谷以前一直被岩石遮住,使他看不見。在那曾經鋪著沙漠中的無生氣的沙粒的地方,他發現了碧綠的花園和田地,藍色和白色的城市。那一切都跟那奇妙的毛毯上的圖樣完全一樣。賴克漢驚奇地奔下山來,想仔細看看這個奇跡。

他一面從山上跑下來,一面想:「我一定是在做夢,一定是清晨的霧氣使世界看起來像一張毛毯。」

但是他發現了世界是那麼美麗,花園是那麼芳香,田地又是那麼綠油油的,使他繼續向前而跑。

他跑了一陣,覺得疲倦了,而且口渴。那時候他看到河流。還是那條老河流,在他退出世界人類的以前就熟悉的河流,不過這河流現在是更深、更廣了。

賴克漢說:「我想喝水,但是一個窮人怎麼能從地主的河裡喝水呢?我又會讓人捉住,推進監牢去的。」

可是河水在兩岸之中愉快地奔流著說:

「喝吧,好人!現在已經有了新的法律,使我成為一切窮人的財產。你喝個飽吧。」

賴克漢完全驚住了,他喝了個飽,再向前走。

他四周都是麥田,麥浪在微風中波動,而且發出沙沙的聲音。賴克漢餓了。

他說:「我想摘一點麥粒,可是主人又會把我推進監牢去的。」

但是小麥向他柔聲說:「拿麥粒吧,好人。在新的法律之下,我是屬於一切窮人的。」

賴克漢更加驚異了,他還是向前面走。

他不久就走到一片大的田地裡,那裡有很多的人。土壤是黑色而肥沃的,人們在工作的時候笑著、唱著。

賴克漢驚奇地說:「什麼事叫他們這樣高興?為地主做工是舒服的嗎?」

這時候田地回答他道:「根據新的法律,土地是屬於大家的。地主在很多年前就跑了。」

賴克漢說:「那麼誰是這些土地的主人呢?」

起先他們不明白他的意思,後來他們說:「你還不知道嗎?我們全是這些土地的主人。」

賴克漢再向前面走,心裡更是驚奇。

他進了村子,看見一些漂亮的新房子。其中有一座房子比別的房子更大、更美麗。賴克漢走近去一看,那房子里擠滿了小孩子。在庭院中間鋪著一張藍色的毛毯,毯子上有一些很小的孩子在玩耍。那正是賴克漢的快樂的藍色的毛毯。

孩子們正在細看毯子上織著的城市和花園,他們說著話,瞎笑著。

賴克漢站在那裡看那些孩子,看了很久,他想起他的生活、他的小女兒,和他為地主做苦工的那許多年頭。當他想起這些的時候,眼淚從他眼眶里湧了出來。

孩子們問他:「你為什麼哭,老人家?」

賴克漢說:「我快樂得哭了,這世界上已經發生過什麼事情了。一切都改變了。土壤、水和小麥屬於所有的窮人,而孩子們在快樂的藍色毛毯上玩耍。」

他後來問道;「誰是這村子里的長者?」

孩子們領他走進村子,到了地主的家。

賴克漢走進去,可是沒看見地主,他看見一個女人坐在那裡,正和一些農夫說話。

賴克漢仔細看看她的臉,就認出她是他失去的女兒。她也認出了她的父親,她高興極了。

「請坐,父親,你是我的客人。不過我必須先把這場辯論結束了。」她開始講話、開始辯論,不久就把爭論解決了,那些農民滿意地走開。

年老的賴克漢聽到他女兒的話,說得那麼聰明,他哭了,在這一天他是第二次哭了。

他女兒問他:「你為什麼哭,父親?」

賴克漢說:「我是為驕傲而哭,誰能想到一個女人,一個窮人的女兒,會有一天成為村子里這麼重要的人物。」

他女兒告訴他:「根據我們的新的法律,農夫可以選舉任何一個他們信託的人做他們的長者。」

賴克漢跳起來了,他簡直叫喊起來了:

「新的法律是什麼,什麼時候定的?」

他女兒沒有回答。她輓住父親的手,帶他到她屋裡。

她把毛毯鋪在地板上,拿來幾瓶酒、一碗飯和一盤烤羊肉,還有美味的甜瓜、葡萄、石榴和一塊白麵包。然後,賴克漢的女兒跑到一間間的房子里去邀請那些農夫來做客人。他們來了——年老的和年輕的、男的和女的,賴克漢的女兒叫他們坐在毛毯上,坐在她父親的四周。他們吃著、喝著,祝賀賴克漢。他們中間有一個有名的詩人,彈著弦子唱起歌來。他歌唱爭自由的戰爭、歌唱艱苦的奮鬥。賴克漢聽著他的歌,好像就看見前面的土地上冒著煙,飛騰著火焰,他的女兒和他村子里的農夫,和許多許多別的人一起在田地裡作戰。他們戰鬥、他們犧牲,最後勝利了。在敵人裡面賴克漢看到那個地主。後來煙消散了,火焰也熄滅了,自由的人民開始在地上勞動。賴克漢看到田地怎樣騰起了生氣、花園怎樣怒放著鮮花、美麗的城市怎樣蓬勃地興起。

「就是這時候,人們定下了新的法律。」詩人這樣結束了他的歌。

賴克漢哭起來,這是第三次了。

農夫們問他:「你為什麼哭了?」

賴克漢說:「我因為慚愧而哭,我慚愧自己這些日子里沒有和你們在一起。」

《藍色的毛毯》「這篇文章描寫的是社會主義革命帶來的變遷」,而其主人翁賴克漢最後「因為慚愧而哭」,原因是「革命」是艱苦的,但賴克漢卻是一名「逃兵」,他坐享了別人「革命」的成果,因此他「慚愧自己這些日子里沒有和你們在一起。」
评论

•所有留言为网友自行上载发布,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并适用于本网站隐私权声明,本网站保留删除权。
•留言与回覆讨论不得有违法或侵害他人权益之言论,违者应自负法律责任。
•凡内容重复张贴、无意义、与原文无关、明知不实、情绪谩骂之言论或涉及谩骂、脏话秽言、侵害他人权利,经网友检举或本网站发现,世界新闻网有权径予删除发言文章、停权或解除会员资格。不同意上述规范者,请勿张贴文章。



登录用户名:

登录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