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於11月2日與眾院共和黨人公布「減稅與就業法案」(Tax Cuts & Jobs Act)後再次許願,一旦他的「史無前例」稅務改革法案通過,美國GDP增長將達到3%-5%,公司稅率的削減(35%降至20%)促使企業增加工資,進一步提高就業;中產階級家庭平均減稅1160元,年收入增加4000元。但經濟和稅務專家卻認為,川普的「聖誕大禮」只為「1%」及「3%」的富人製作,中產及低收入階層由於抵扣減少及福利縮減而變相增稅。現舉例說明。

徐醫生2017年家庭收入150萬元(W-2工資90萬元,K-1收入50萬元,C表自雇收入5萬元),房貸利息超過2.4萬元,地稅超過1萬元,逐項遞減13萬元,繳稅48萬元(36.2%)。假定2018年川普稅改成功實施,徐醫生的個人稅按照眾參兩院版本分別為:1、眾院版從事醫生診所、律所、會計事務所等靠勞力產生收入的專業服務公司「過渡」(Pass-Through)K-1收入不得享有一般S或P「稅收轉移實體」的25%優惠稅率。2、參院版「職業人士」(Professional S Corp or Partnership)的過渡K-1收入稅率一視同仁為25%。徐醫生在眾院版稅率為31.6%(交稅45.2萬元),參院版稅率為26.7%(交稅38.2萬元),分別省稅6%與21%。

而「藍州」的「逐項扣減者」(多為中產或中上階層),平均稅率低於25%的小企業主及依靠政府「紅藍卡」健保體系申報抵扣的耆老則淪為「受損者」,同樣舉例說明。

年屆80仍在大學執教的于教授是不折不扣的中產階級(2016年AGI為12.6萬元),他參加家庭護理,每年醫療費用近3萬元,約2萬元用於逐項扣減,他的W-2中的州市預扣稅、地稅、捐贈及2106表(與工作相關費用開銷)扣減近5萬元,平均稅率12.4%。川普的新稅率下他原先的逐項扣減及豁免額(夫妻2人)近8萬元驟降為2.4萬元,平均稅率為13.5%,所交稅從原先的6000元增至1.4萬元,相當於233%。

川普的新稅率已重新給中產階級「洗牌」,因為全美年收入9萬元以下的家庭超過87%,近30年來中產階級的「沉淪」與低收入補助家庭上限的「擴展」,使「中產」與「低產」的「接壤」有不斷重合之勢。以家庭年收入3萬至5萬元的階層(約占18%)為例,在收入偏低的州郡(如肯塔基、密蘇里州)是標準的中產階級,但在紐約、新澤西、康州地區只能列為低收入。川普對中產階級的畫分,基本著眼於把他送上總統大位的「鐵鏽帶」藍領階層,典型的5萬元左右收入(穩獲大學助學金)「標準扣減」家庭,稅改對這些群體的影響甚微。而對藍州工薪有房一族來說,提高標準扣減、稅率微幅降低以及增加的兒童退稅額,雖然都是減輕繳稅壓力的福音,但由於其他項目的撤銷,卻會造成得不償失。(作者為註冊會計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