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新冠疫情今日更新】新增438人死亡,住院率持续下降,扩大测试给非裔和拉丁裔族群

【纽约新冠疫情今日更新】新增438人死亡,住院率持续下降,扩大测试给非裔和拉丁裔族群

04/23/20 9:30 am
 过去24小时内共有438纽约人死于新冠病毒,数字持平,没有上升,也没有急剧下降。住院率持续下降,插管数量明显下降。但根据纽约州长说法,呈报出来的死亡人数只有记载了在养老院和医院去世的案例,在家中死亡案例并没有被列入纪录。
纽约州长Andrew Cuomo 今天在新闻发布会上警告秋季很有可能伴随着流感又有一波疫情,到时候将严重考验测试能力和医疗院所承受能力。
州长 Andrew Cuomo 表示将密切关注纽约州内养老院的情况,养老院被列为最优先关切场所,纽约州卫生单位将严格检查养老院有无遵守按时量体温,隔离病例和其他预防措施。
将扩大测试给纽约州非裔和拉丁裔美国群组,
州长Andrew Cuomo 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将扩大测试尤其针对非裔和拉丁裔族群,因为在其他州有看到这两个族裔的人民心冠确诊病例比其他族群高出许多,很有可能因为这群人很多都是“必要场所”的员工。
纽约州日前开始新冠病毒抗体测试,共有3000人参加,初步估计有13.9%纽约人已经有新冠病毒抗体。

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原作者並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僅供參考勿作為依據。

只是主观猜测,病毒的由来。

 

http://lawangshang.com/ls_post/?catid=21&pid=4812&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通过上文,由此看来,新冠病毒的感染时间要大大的提前。具体时间,政府可以调查去年8月以前,大流感时期病人在诊所的病例记录,call他们回来看看他们体内是否有产生新冠病毒的抗体。如果有抗体,就证明病毒在那批流感时就存在了。只不过当时,很有可能医生没有意识到,误判成流感,没有引起重视。因为是流感,所以大家也没有很好的防护。随之,通过飞机等各种交通工具病毒就传向了美国各地。而去年武汉刚好举行军人运动会,有美国代表团参加,应该就有个人感染了病毒,就传给了其他国家的代表团成员,病毒也就传到了各国。于是武汉成了病毒的爆发地,武汉是中国的中心,又刚好赶上春节,那么武汉爆发后,全国就爆发了。当时美国虽然有病毒,但是人们仍然认为是流感。中国疫情严重,于是很多人就回到美国,特别是纽约、旧金山等中国人比较密集的城市,病毒就又传回给美国。而这时由于中国抗病毒的原因,这个病毒早已经闻名遐迩,这样美国才开始检测,这就是晚于中国的原因。(是检测晚了,不是发病晚了。)于是突然发现80几万,应该不是刚爆出来的,应该很久了。所以,现在美国人检测时很奇怪,很多人怎么都已经有了抗体,说明他们曾感染过,这么多人感染过,究竟是什么时候?我猜想就是去年大流感的时候。病毒早已在人们的周围出现。本文纯属个人主观虚构,自己看看就好。

加州现全美首起新冠死亡案例 政府将从去年12月追查

加州现全美首起新冠死亡案例 政府将从去年12月追查

新浪科技 04-23 09:37

新浪科技 郑峻 发自美国硅谷

加州州长纽森(Gavin Newsom)今天下令加州各地卫生部门和验尸官追查从去年12月以来的所有尸检报告,调查其中是否存在新冠肺炎的死亡案例。“查明新冠何时在加州开始传播,这对于我们了解疫情非常重要,所有这些信息都要更为透明。”

纽森之所以做出这一表态,是因为硅谷圣克拉拉郡卫生部门昨晚宣布,发现2月6日和2月17日两起新冠肺炎死亡案例。这一发现无疑令人震惊,因为美国此前公布的第一起新冠死亡案例是2月29日,加州这一发现直接将时间线往前推了三个多星期。

这两名死者都是在家去世,2月6日死亡的是一位57岁女性,2月17日死亡的是一位69岁男性。他们死前都没有进行新冠病毒检测,死后尸检才发现核酸检测阳性。圣克拉拉卫生部门表示,这表明当时已经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社区传播,随着调查的继续推进,预计还会发现更多因为新冠死亡的案例。

此前美国的首起案例则是1月21日美国西雅图,患者是一名曾经在武汉旅行的35岁年轻人。加州首起确诊是1月26日,50岁的男性患者也曾经去过武汉。如果按照新冠从出现症状到死亡估计两个星期来推算,2月6日的这名女性死者应该是加州第一起新冠感染案例。

这两起新发现的死亡案例进一步验证了此前一些猜测:作为美国和中国往来最紧密的地区,旧金山湾区的新冠病毒传播时间远远早于此前的预期。圣克拉拉郡官员、医生出身的杰弗里·史密斯(Jeffrey Smith)本月初就公开表示,新冠病毒可能早就已经在硅谷社区传播,甚至可能是去年12月。

而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学者也推测,在美国官方掌握情况之前,旧金山湾区已经有大量居民接触了新冠病毒,并形成了部分群体免疫。斯坦福大学4月3日-4日在圣克拉拉郡的三个地点抽血检测了3300多名居民的新冠抗体,抗体检测结果依然让人大吃一惊。

基于抽样调查预计,190万人口的圣克拉拉郡4月初的时候可能有2.49%-4.16%的居民都曾经感染过新冠病毒,相当于4.8万-8.1万人,而当时官方的确诊数字还是956人。这意味着真实感染人数是官方确诊人数的50倍以上!

而4月10日-11日洛杉矶在6个地点对1000人进行的抗体检测也显示,当地新冠真实感染比例约为2.8%-5.6%。这意味着洛杉矶郡至少有22.1万-44.2万人感染过新冠病毒,是当地官方确诊人数的28-55倍。

美国新冠疫情失控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CDC和FDA此前的核酸检测严重失职。圣克拉拉郡卫生部门直接表示,上述死亡病例没有得到及时检测是因为CDC设置的检测标准限制。

在3月初之前,美国CDC都对病毒检测设置了严格限制:只有有过疫区旅行史以及他们的直接接触者,出现症状才能检测,而且病毒检测都要在CDC的亚特兰大总部进行。私营实验室进行病毒检测需要经过FDA的漫长审批过程。 这种限制导致今年1月底和2月初的大量疑似病例都没有得到及时检测,直接放任了新冠病毒在美国社区传播。等到加州2月底再次确诊病例时,已经全是找不到病毒来源的社区传播案例。而且2月底的那起确诊女性患者,也是在已经病危之后,在医生的强烈要求下才破例得到检测。遗憾的是,这位患者因为病情耽误,在确诊之后不久就去世了。此外,据洛杉矶时报报道,3月6日硅谷还有一起新冠死亡案例没有记录在案。在昨天的圣克拉拉卫生部门声明中,3月6日这起死亡病例也得到了确认。

截至今天,加州确诊病例超过3.7万人,死亡病例超过1400人。

查一查去年美国8月份得了流感的人们身上是否有抗体就知道了。

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原作者並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僅供參考勿作為依據。

病毒学家陆蒙吉:德国形成群体免疫的速度可能很快

病毒学家陆蒙吉:德国形成群体免疫的速度可能很快

陆蒙吉认为,如果德国的医疗系统能够进一步防止新冠肺炎病患的重症化,及时发现及时治疗,甚至再过两三个月,能够研制出一些抗病毒药物,确定它们的治疗作用,帮助高危患者早期把病毒压下去,德国群体免疫的进程就会非常快。

4月15日,在与各州州长进行了长达数小时视频会议后,德国总理默克尔决定分阶段解除因为疫情采取的封控措施,从4月20日起重开部分商铺,5月4日起允许中小学逐步复课。

德国医疗卫生协会(DGKH)的一份评估报告称,目前德国正处于第一阶段,以阻隔和延缓疫情扩散、防止卫生系统等关键供应体系不堪重负为目的进行社交隔离。此后的第二阶段为初步放松隔离,同时确保卫生环境和卫生行为;第三阶段为取消隔离,继续保持卫生环境;第四阶段为公众生活完全恢复正常。

截至4月20日,德国累计确诊145184例,累计死亡4586例。德国卫生部官员此前已明确表示,德国感染率持续下降。

就在默克尔与各州州长视频会议几天前,德国波恩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公布了一项随机抽样测试初步评估结果。在德国最早暴发疫情的“重灾区”海因斯贝格县冈格尔特镇,研究小组对1000名居民进行了咽拭子核酸检测和血清学检测,发现目前有2%的人正在感染新冠肺炎病毒,14%的人已经携带抗体。

消除这两个群体之间的重叠人群后,研究小组得出结论,该镇15%的人感染了新冠病毒,感染死亡率为0.37%。

这项研究报告还认为,“群体免疫”效果初现,并明确提出,德国解除封控措施从第一阶段向第二阶段过渡。过渡的重要步骤之一是将危机管理的重点放在减少严重感染病例数,例如重症监护、使用呼吸机和死亡的病例数上,而不是在不考虑病例危重程度的前提下减少总体感染病例数。

在引发广泛关注的同时,这项研究结果也遭受一些质疑,例如检测出的抗体是否可靠、抽样方法是否科学、未发布在学术期刊经过同行审议就发布结果等。

德国华裔病毒学家、埃森大学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教授陆蒙吉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学界有专家担心,研究团队使用的试剂盒会不会检测出过去流传的一些老冠状病毒产生的抗体。根据夏利特医院专家的信息,检测出的抗体受到的干扰率大约在百分之四以下,因此可信度还是很高的。

核酸阳性率和血清学阳性率的差距非常大

 

中国新闻周刊:德国刚刚对小镇冈格尔特做了抽样调查,得出了感染率15%、感染死亡率0.37%的结论。你之前说过,这项调查对于判断德国是否形成“群体免疫”具有重要意义。现在结果出来了,能够得出什么样的结论?

陆蒙吉:这个初步研究结果能够说明一些问题,当然还需要进行进一步的验证。德国已经启动了更多的血清学调查项目,大家都在期待更有说服力的结果。

首先,15%的感染率确实非常高。海因斯贝格县冈格尔特的狂欢节活动在2月15日举办,采样是在4月初,相隔六周的时间。这期间在当地已经采取了非常严格的隔离管制措施的情况下,病毒还在快速传播,说明新冠病毒的传播能力非常强大。

冈格尔特在2月底就实施了社交距离管制措施,是德国管制时间最长的地区。即便如此,现在冈格尔特每天的核酸检测阳性的病例还在增加,基本每天增加几十例。

目前检测出的核酸阳性人数占比只有2%,但是实际上有15%的人是血清学阳性,核酸阳性率和血清学阳性率的差距非常大。这个差距就说明,有一些人因为没有症状,所以没有接受核酸检测,根本没有人知道他们已经感染了。这是血清学检测给出的另一个提示:新冠病毒不但传播得快,而且传播范围比我们所了解到的更广。

从冈格尔特的初步数据看来,无症状病毒携带者在当地的数量非常大,他们不知道自己感染了,还在继续传播病毒,这是我们目前所面临的问题。新冠病毒的传播速度太快,疫苗难以赶上。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只要目标不是要达到零传播的话,那么这种传播是有利的,因为这种传播没有对医疗体系造成任何压力,而且产生了很多有免疫力的人。

冈格尔特有15%的阳性率,但它是德国疫情爆发最早的地区,目前全国的血清学阳性率不会这么高,可能还在个位数。德国的确诊病例已经超过13万,大部分已经痊愈,目前的患者人数大约是5万,肯定有很多没检测到的无症状人群正在传播病毒。我们推测,冈格尔特的病毒传播情况大约比全国快一个月左右,如果这个地区检测数据正确的话,也就是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差,德国大约也会达到较高的阳性率。

美国加州斯丹佛大学在当地进行的最新血清学调查结果也提示,感染人群总人数可能是确诊感染人数的50到80倍;意大利Robbio地区血清学检测提示,当地有10%的人呈新冠病毒抗体阳性。

中国新闻周刊:已有免疫力的人是否意味着不会再感染新冠病毒?免疫有效周期会是多长?如果病毒发生变异,感染又痊愈的人产生的免疫力还有意义吗?

陆蒙吉:北京的研究人员已经做了相关动物实验,感染新冠病毒的猴子在痊愈后,再受到病毒攻击时,抵抗力非常强。从病毒学和免疫学的角度看,假如一个个体能够把病毒控制住,那么他在面对下一次的感染时也一样有控制能力,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都能够起作用。这是免疫应答的一个特征。有些病毒感染以后,如乙肝病毒感染和风疹病毒,还会终身免疫。

一般情况下,只有通过感染才能够获得全面的免疫,也就是细胞免疫和抗体免疫。目前对病人对新冠病毒产生的细胞免疫,还没有很好的研究,这是科研急需加强的方向。没有这方面的知识,疫苗的研究也受到限制。如果不清楚免疫如何控制病毒,也就不知道疫苗应该如何合理设计。

与自身感染过病毒而产生的免疫力相比,大部分的疫苗产生的免疫反应都比较单一。这是因为疫苗刺激的只是人体部分的免疫反应。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疫苗打了之后,要过一段时间再打再加强,不然获得的免疫力就失去了。此外,一些病毒会发生突变,例如流感,那么就要重新再去打新的疫苗。而人体感染病毒后产生的免疫力对于病毒变异更有抵抗力,一般来说,也是最强最完善的免疫力。

但这不是说疫苗不好,疫苗能够加速免疫系统的启动。如果病毒先感染上呼吸道,它需要时间在上呼吸道复制到一定量,才能够扩散侵入肺部。假如免疫反应能够争取到两天的时间,就能够及时把病毒拦在局部防止扩散。所以无症状的人就是免疫控制比较成功,把病毒感染控制在一个非常低的幅度,没有让它扩散到其他地方去造成伤害。

中国新闻周刊:冈格尔特已有14%的感染率,这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减缓病毒的传播?能够把R0值降低多少?

陆蒙吉:如果有14%的人群有免疫力,那么病毒传播的成功率就相应下降,现在按照新冠肺炎病毒自然R0值2.5-2.7来算的话,那么冈格尔特的新冠肺炎病毒R0值在2.1-2.3左右。

群体免疫是目前最可行的一个方案

 

中国新闻周刊:在看到感染率15%的数据后,你发了一条朋友圈,说群体免疫不是梦。一般的群体免疫概念认为,可能得有60%至70%的人具备了免疫力,病毒就无法进一步传播。15%的人产生抗体,距离群体免疫的门槛不应该还远着吗?

陆蒙吉:实现群体免疫,最重要的就是看怎样才能达到目标,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如果不惜代价去做,造成大量的死亡,或者从时间上讲,要拖10年才能完成,那就没什么意义。

现在看来,即使严格执行社交距离管制措施,新冠病毒还能在差不多6个星期之内,感染当地15%的人。以这样强的传播力,不可避免,很快就会产生一个很大的有免疫力的群体。如果德国五月初再放松管控,病毒传播很可能会更快。

另外,再看它的杀伤力,从冈格尔特血清检测的数据看,当地的感染死亡率是0.37%,算下来死亡的人数还是很多的。但要动态地看这个问题,我们不会一成不变地让感染死亡率保持在同一水平。

降低了新冠病毒的杀伤力,实现群体免疫的代价就会降低。这样的话,它的传播速度很快,造成大量没有症状的人群,同时它的杀伤力越来越可控。在这几个前提下,群体免疫当然不是梦。形成群体免疫的速度可能还会很快,并不是遥遥无期。

中国新闻周刊:你刚才说通过初步的数据,看出新冠病毒的传播速度太快,疫苗难以赶上。这是否意味着人类无法等待疫苗,也无法靠人力将病毒封锁,只有群体免疫是目前最可行的一个方案?

陆蒙吉:对。拿以往发生过的全球大流行病的情况来说,比如2009年流行的甲型H1N1流感病毒,最早是2009年4月从墨西哥爆发,夏天传播减缓,秋季第二波,到年底到达了传播高峰,席卷了整个美国,也传播到欧洲。刚开始大家也很恐慌,认为这个病毒非常厉害,因为最早的数据是27%的病死率,但随后逐渐发现,当时出现这样的数据是因为大家并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被感染了。最后,甲型H1N1流感致死率大约是0.1%。

在甲型H1N1流感传播的后期,许多国家也做了血清学调查,只是大家没太关注。甲型H1N1流感从4月开始传播到年底短短几个月,美国学龄儿童血清调查的检测出来的阳性率是60%。当然,当时各个国家在后期都没有采取太多的管控措施。不过,甲型H1N1流感的R0值估计只有1.2,传播力不如新冠病毒。通过这个数字大家就可以看出,群体免疫的60%阳性率听起来好像很遥远,但对于一个全球大流行的病毒来讲,快的话几个月之内就可以完成。

德国紧急和公司协商启动了疫苗生产,到2009年年底提供了3千5百万份的疫苗,由于疫情已经过去,大众没有动力去接种,最终因为过期销毁了2千9百万份,花费达5亿欧元。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到,疫苗并没有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如果新冠病毒的传播速度很快,疫苗最终应该用于高危人群的保护,使他们不受病毒的伤害。

让学校部分开学,会增加病毒传播

 

中国新闻周刊:针对冈格尔特的血清学检测初步结果,DGKH发布了一个评估报告,提出了分四阶段解除因为疫情采取的封控措施策略。这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德国群体免疫之路的四阶段策略?

陆蒙吉:德国现在还处在第一阶段,五月初开始进入第二阶段。既然已经决定跟病毒共存,也无法避免新冠病毒在相当水平的传播,最好的方法也许就是用最快的速度,度过群体免疫这个最艰难的阶段。因为隔离措施使社会、经济、国际交流等方面都受到非常大的负面影响。结果就是大家既不能够正常生活,又不能完全控制病毒传播,伤亡还照样会存在。

“最快速度”是有前提的:医院要有足够的资源和能力来救治,也就是控制住伤亡。如果能够能在秋冬季新冠病毒第二波到来前,能够使有免疫力的人群达到较大的范围,对后继防控有很大的帮助。当然事实上现在还做不到,毕竟这个病毒有一定的杀伤力。所以德国现在谨慎地采取折中的方法,将病毒的杀伤力控制到最小,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开放,允许病毒的传播速度相应加快,有目的去调控。

因此,在把高危人群保护起来的情况下,例如封闭养老院,有糖尿病等基础疾病的人群严格居家工作,让其他人群先免疫起来。随着整个群体免疫力的增加,病毒传播速度自然放慢。那么整个社会的自由度会越来越高,大部分人逐渐就感觉不到有限制了。

中国新闻周刊:哪些措施的改变会加快病毒的传播速度?

陆蒙吉:学校开学。过去有很多流行病学的检测统计,病毒在学校里边的传播速度是非常快的。孩子比较易感,而且喜欢群体活动,就会带动整个病毒传播的动力学。

当然,前提是传播的速度要可控。所以,德国学校即便开学,也会在学校里采取防控措施。这个加速器需要进行控制,适时决定是加快或者减慢。根据现在的调查研究,新冠病毒对孩子的影响非常小,甚至可以说几乎看不到有什么影响。

德国社会目前的逐步开放还是很小心的,里面包含了很多保持社交距离的成分。现在还不清楚开学对病毒传播速度的影响到底是什么样的,所以考虑先恢复部分学校的部分学生正常上课,要求一个班级不超过15人,每个学生之间要求保持1.5米的距离。学校要执行规定的卫生消毒措施。学校是病毒传播的一个加速器,很可能一下子传播的速度就会明显增加,必须要控制在安全有限的范围之内。先看看效果怎么样,如果传播还是可控,那就更快放开管制措施,更多学校年级可以正常恢复上课,家长正常上班。

中国新闻周刊:但是也有年龄比较小的感染患者发展成重症甚至死亡的,不管比例数字有多低,这些生命都是家庭中的唯一。

陆蒙吉:年轻人因为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的确会有个案。但事实上,受影响最大的还是高危群体,就是年纪在65岁以上的老人以及有基础性疾病的人,这是要加强保护的人群。

而且,我们应该这样去看这个问题:德国每年的自然死亡数字大约是90万,每个月的自然死亡数字大概是8万左右。在偶然事件中间都会出现死亡,例如每年有那么多的车祸,但大家还是在开车。吸烟,酗酒造成的死亡事件更多,我们也无法禁止。德国现在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的病例是几千人,而德国和中国每年都有上万例因流感造成的相关死亡事件,但大部分人也从来不去打流感疫苗,更没有人因为流感就要求把社会封闭起来。

现在我们需要讲的是科学、适度和可持续,这三者都是不可缺的。如果说因为新冠肺病毒在1000个人中间可能会造成1个死亡,就把社会整个封起来,那这就不是适度。如果经济不行了,后面再碰到其他问题的时候临床救治也会缺乏经济支撑,会导致更多的人死于心血管病、癌症等其他疾病。整个社会停止运行后造成的次生灾害也许会让更多人死亡,封闭社会是不可持续的做法。

中国新闻周刊:要达到学校先实现群体免疫,家长正常上班,整个社会逐渐实现群体免疫恢复活力,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陆蒙吉:现在还难以预测。目前德国感染人群总体还不是太大,但是可以预计的是,等部分学校的学生恢复上课一个月后,走向就会比较明确。德国是在三五个月内就能初步解决这个群体免疫的问题,还是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要通过及时的血清学检测来追踪,根据数据分析,到时候就会比较清楚了。

新冠病毒的传播速度,其实一定程度上已经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上。如果确定要追求群体免疫,原则上是越快越好,坚决地执行。

最理想的估计,如果德国的医疗系统能够进一步防止新冠肺炎病患的重症化,及时发现及时治疗,甚至再过两三个月,能够研制出一些抗病毒药物,确定它们的治疗作用,帮助高危患者早期把病毒压下去,德国群体免疫的进程就会非常快。

中国新闻周刊:在实现群体免疫的过程中,你曾说过已经感染过病毒的人群对此有重要意义,可以将其用到基础设施敏感区域去。怎么发挥这些人的作用,你有一些具体的建议吗?

陆蒙吉:最直接的办法是让曾经感染过新冠病毒又康复了的医生,到那些收治了高危人群包括有免疫缺陷、癌症、器官移植病人的病房去工作。已经感染过病毒并产生免疫力的人,还可以去做和老人经常接触的工作,例如到养老院去上班。这些人是对病毒杀伤力起到最重要拦截作用的防火墙。

随着学校开学,孩子们都有了免疫力后就可以去探望爷爷奶奶了。在德国,针对老年人的隔离给他们带来很大孤独感,很多人提出了警告。很多老年人最重要的生活内容就是和家人团聚,专家已经指出,如果只是简单的严防死守,孤独感也会造成数以万计的老人死亡。

我们以前就讲到,群体免疫是防控过程的副产品,不是刻意追求的目标。瑞典以群体免疫为目标的防控策略有较大风险。最终结果如何,还有待追踪研究。

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原作者並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僅供參考勿作為依據。

汤姆汉克公开自己与妻子对抗新冠病毒历程

汤姆汉克公开自己与妻子对抗新冠病毒历程

汤姆汉克(Tom Hanks)公开自己和妻子 Rita Wilson 在三月初与新冠病毒对抗的心路历程。汤姆汉克表示尽管他症状没有太太那样严重的,但三月在澳洲医院被隔离时,他仍感到“非常无力”。“我在试着运动12分钟后,我感到筋疲力尽。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马上睡着了。”汤姆汉克回想起当时告诉一位正在治疗他的医护人员:“‘我告诉他们,我很纳闷,为什么我只是想在地板上做一些基本的伸展运动,但我却连一半都做不完。’她透过护目镜看着我,她说,‘您已经确诊有 COVID-19。’”

另外他姆汉克的妻子 Rita Wilson 因对羟氯喹反应不良出现恶心症状,有时甚至无法走路。

“Rita 的症状比我严重,她发高烧,还有其他一些症状。她失去了味觉和嗅觉。在治疗的三个星期大部分时间中,她食不下咽……她感到恶心,甚至还无力走路,需要在地板上爬行至厕所。”

Rita Wilson 接受访问时提到她的感染过程:“我感到全身极度疼痛,不舒服,然后开始发烧到102度华氏和感到前所未有的寒冷”。

很幸运的,汤姆汉克夫妻在三月下旬痊愈并已返回洛杉矶休息。

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原作者並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僅供參考勿作為依據。